点击最多

随机文章

卢彦鹏 :摄影有很多的可能性而不是一瞬间

2017-10-18 16:36

  新浪图片“拍照吧少年”第五季公益性摄影工作坊,已于2017年10月正式启动,赶快拿出你的好照片,竞选资格!这将是一次不凡的人生体验,5天拉练式集训,4位国内外顶尖导师贴身指导,让你获得摄影的顿悟。

  卢彦鹏,中国摄影新浪潮的代表人物,曾获得平遥国际摄影节优秀摄影师大。他是画家,是诗人,也是摄影师。他用个性化的摄影语言,追求着自然的诗意,与中国传统文化保持着遥远的向往。他跳脱开社会的,追求着内心的平静和影像的本真。

  卢彦鹏:我还在延续关于佛像的作品,2014年的《借花献佛》是第一组,与烟花结合在一起,算是送佛的一个礼物。现在做到第三组,陆续加入了云朵,水,光等元素……

  卢彦鹏:刚开始接触摄影,在按下快门,顺利的冲洗出胶卷,放印出一张好照片都会很兴奋,期待半年后的一个展览都会持续兴奋几个月。现在很平淡,可能看到一个景色预想几月后可能开始拍摄的一瞬间会有点兴奋……然后可能明天就忘了。

  新浪图片:作为摄影师往往需要具备探索的能力,但作为创作者则更多的需要挖掘自己的内在,可以聊聊在摄影之外,您是如何拓展自己的内在视野的吗?

  卢彦鹏:接触摄影之前,2000年-2005年,我学习的是绘画,了解更多的是画家。摄影其实并不了解,直到看到贝尔纳·弗孔的作品,2005年开始喜欢摄影。发现摄影也会有很多可能,而不是一瞬间。在此之前,我关注更多的是电影,诗歌和音乐。艺术是相通的,不要局限在摄影。

  卢彦鹏:弗孔的作品很私人,纯粹干净,在他自己的节奏里,完全属于自己,与社会没有关系,让我感受了到诗歌和音乐的旋律,很丰富。有趣的是后来他不承认自己是摄影师,开始写诗了。

  卢彦鹏:目前还没有,如果有的话就是自己太懒,特别回到厦门,很少拍摄照片也很少进暗房。唯一不变的是天天听大量音乐胡思乱想。我习惯的创作的节奏是,2年前拍摄的作品,今天制作,5年前的想法,今年开始计划拍摄,所以很慢。慢就没有瓶颈。

  卢彦鹏:每个阶段不太一样,刚开始接触摄影,每天都有很多想法,总希望在一张作品里包含更多的情感。《记忆。迷失》拍摄于2005年-2008年,都是夜晚拍摄,长时间,有时候30秒,有时候1分钟,某种程度,长时间也是一种“慢”,我总觉得1/250秒与1分钟之间的区别是很大的。

  到了2009年,我的经历发生很大的变化,我即将成为人父,有莫名的焦虑和喜悦,我很需要平静自己,所以我在2008年结婚过三清山时,拍摄了它,但当时并没有计划做成作品,直到有一次偶然想起夫人2006年曾经画过的一卷纸本素描,里面有一些婴儿孕育过程的元素,这对我来说就像预言,所以我偷摄了它的局部与我拍摄的风景结合在一起,当成一个礼物送给她们,08年的风景底片与06年的绘画结合在一起,也是一种“慢”。

  到了2010年,我觉得应该做一个属于自己的作品,所以我重新拿起08年相同的底片,制作了《山。雾》系列,方式是,把显影的药水调淡,显影的温度降低,选用的冬天放印照片,显影需要30分钟(正常显影1分钟就可以看到完整的影像),我有更多的时间与照片接触,有时就像绘画,很漫长。这也是一种“慢”。

  2010年制作完山雾以后,我开始计划拍摄佛像,但我觉得自己还没有准备好,不知从何入手,所以我开始游玩的各种,到山西平遥展览就去周边的双林寺、镇国寺,到大理展览就去鸡足山和金顶寺,但我不拍佛像,我先去感受,只拍一些建筑和的元素,所以有了《空-气》系列(2011-2014年)。

  直到2014年,一次我在暗房制作2012年拍摄的烟花《淋》系列,灵光一现,我知道我可以开始佛像系列了。我在回厦门时,有段时间很爱逛古玩市场,会收藏一些明清时期的木制佛像,我就先拍摄自己和朋友收藏的木头佛像,然后把12年在大理拍摄的烟花送给它(佛像),这有点像制作《石头的记忆》,时间和空间的并置。这也是慢。

  卢彦鹏:我的作品都与自己的经历和状态有关,是个人的日记,很多的情绪在里面,我很少想为了品而品,喜欢顺其自然的出现,有想法也会让它多停留一段时间。

  新浪图片:您经常会参加一些国外的展览,也有不少国际上的收藏家收藏您的作品,可以聊聊现在的国际影像收藏市场是如何看待中国摄影师的作品吗?

  卢彦鹏:我的藏家欧洲比较多,这几年也陆续受到中国藏家的关注。欧洲的藏家大部分收藏了作品就会挂在家里或者办公室,他们很乐意邀请艺术家到家里做客与他的朋友一起晚宴,喝酒聊天。有趣的是,曾经有个藏家买了两幅相同的我的作品,因为他的父亲在他办公室看到了作品很喜欢,这位藏家就和兄弟商量再买一幅,在父亲生日的时候送给他。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你就60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