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最多

随机文章

设计》青灯妖夜^第6章^ 最新更新:2017-02-27 11:06:00 晋江文

2017-10-13 03:07

  宫时看了一眼窗外不断倒退的高楼大厦,深邃的眼底明明灭灭,沉默片刻,他淡淡开口,“我一直在等她。”

  倪森玮摇头叹气,但话里还是没个正经,“行行,谁叫我欠你的,为了你,我就再忍辱负重一段时间。到时候她打我,我也就当给我挠痒了。不过,她到时候要是抓我脸,你可得帮我拦着点,我往后还得指着这张脸泡妞。”

  楚河汉街里的万达广场也算是标志性建筑,很好找,倪森玮和司辰约定的地方就在万达广场一楼很显眼的铺面,漫咖啡。

  司辰比约定时间要早到,他没有进咖啡厅里面,而是就坐在露天区。附近过的姑娘,时不时往司辰所坐的地方看过去,有胆大的,还拿着手机。

  倪森玮看见司辰身边那些犯着花痴的小姑娘,调侃,“我怎么就不觉得他哪里帅,特别是跟我倪森玮一比,还不是各方面分分钟被碾压。”

  倪森玮也不恼,嬉皮笑脸,“你这话,是在说人小白脸脸皮也厚?啧啧,够酸的。”

  倪森玮倒是依旧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隔着几个桌子,老远就对司辰挥手,“小……嗯咳,哥们,这里。”

  司辰抬眼,看见宫时漆黑的眼底掠过一抹疑惑,视线在宫时脸上停留片刻,见宫时却也盯着他,沉默片刻,轻轻朝他点头示意,算作打了个招呼。

  倪森玮见司辰就要起来,轻按住他肩膀,“既然是我约的你,当然是我请。坐着吧哥们,我去买,拿铁怎么样?”

  倪森玮意味深长的看了眼宫时,拉开藤椅坐下,“行,咱大老爷们谈事,就不整这些。”

  提前来到咖啡厅坐着的这么一会,他也想好了说辞。明知道来者不善,他也不会。

  司辰目光扫向倪森玮,没什么语气的开口,“我来之前,小娴已经跟我说了你和他的事。我和小娴已经谈了好几年,感情很深,近一年就打算结婚。我承认,我的条件,和你比相差不少,虽然我不能让小娴过上什么大富大贵的生活,但也绝对不会让她吃一点苦。你和小娴没有任何感情基础,勉强在一起往后也不会幸福,我们希望你能理解。”

  倪森玮挑眉,他还以为经过昨晚的事,这哥们会和那丫头闹矛盾,今天再约谈,占尽优势。结果不料,对方一来就话里带话的给他个下马威。

  倪森玮正想着该怎么反击,耳畔缓缓响起一个极淡的声音,“你怕是从没真正了解过林娴吧。”

  司辰眼眸微凝,视线朝宫时投了过去,“不知道你说的真正了解,指的是什么。”

  宫时坐姿随意,背靠在椅背上,双.腿优雅的交叠着,尽管四周人来人往,各种嘈杂声不断,而他身上却丝毫不沾染这烟火气。

  他伸手谈了谈衣袖,再看向司辰,唇边勾了一抹似有若无的笑意,“我就问个很简单的问题,你知道林娴平日里背的最便宜的一个包要多少钱吗?”

  司辰虽然知道林娴穿戴都很讲究,花钱大手大脚,从没具体查过价格,对奢侈品这一块也并不关注。他以为她顶多一件衣服大几千上万这种,按照这个标准,他并非养不起她。

  林娴并不像一般女生那样喜欢逛街,两人很少一起去逛街,平时他送礼物,都是送化妆品香水之类,那几个耳熟能详的大牌。

  宫时:“你不知道,那我告诉你,她平日里背的最便宜的一包要两万。听说你高考时是你们学校的第一名,想必数学成绩应该不错。有笔账我简单算一下,你应该就清楚了。”

  “林娴从读大学以来,不加上生活费和化妆品,光花在买衣服和鞋包这些奢侈品,最少的一个月,是二十万。也就是说,光衣服包包一年就要花两百多万。再加上其她的,按照她的消费标准,要四百万上下,这还只是最保守估计。据我说知,你家一年也赚不了四百万,而你,才大学毕业两年。”说到这里,宫时轻抬眼皮,注视着司辰眼睛,不放过里面任何一丝变化,轻飘飘开口,“我就问一个最现实的问题,你养得起她吗?”

  可那听起来极为轻飘的六个字,却如一柄利剑狠狠刺入司辰胸膛,并且还在肌肤里来回捅入,直到鲜千疮百孔。

  司辰咬字虽很是清楚,但说话的声音,却低了些,“我承认,按照她从小到大所处于的生活,我是养不起她。但她跟我在一起,已经有四个年头了。这四年,我和她无论是价值观,还是性格脾气,都很相投。我们之间的感情,早就不局限于物质和这么表面的东西。”

  宫时唇边笑意更甚,更似带了一抹玩味在里面,“是,你说的也有道理,但你说这句话的时候,扪心自问真的底气足吗?你若是喜欢一个女人,你会忍心看着她跟着你一起?她父母是个什么态度,我相信你也清楚。她要是和你在一起,就会和家里反目,为了你,她连亲情都没了,你觉得她会开心?林娴的性子,你应该更了解,她高傲任性,又娇生惯养惯了,受不得半点委屈。你觉得她能跟着你一起吃苦?”

  明明烈日高照,司辰却只觉如潮水般的寒冷一点点从心底,在身体的每一个角落都蔓延开来。

  从来起,只最先说了就一直保持沉默的倪森玮,听见两人对话,就一直没敢插嘴。

  宫时换了个更舒服的坐姿,只手搁在藤椅上,姿态尽显优雅,“这是林娴父母给你的分手费,算是赔偿这几年你的青春损失费。”

  再淡不过的语气,配合着磁性十足的嗓音,在这炎热的盛夏,喧闹的街头,显得格外好听。

  可坐在他对面的司辰,原本那张帅气逼人走哪都能吸引一大票花痴的面孔,此刻却满是颓然。

  一旁坐着一动都不敢动的倪森玮见司辰走远,总算吐口气,松了松衣领,捡起桌辰刚才没有拿走的银/行卡,朝宫时挑眉,“行啊,林家为了让你当他们家女婿,连这种手段都用上了,里面多少钱来着?”

  倪森玮没个正形的勾着宫时肩膀,“啧啧,我忽然很同情你了,你要娶了她,以后的日子,唉……”

  他正唉声叹气的摇着头,忽然感觉一股寒意迎面扑来,抬眼只见宫时正微眯着眼睛瞧着他。背脊不由一凉,赶紧转移话题,“今天的天气……真好啊……”

  “你还别说,我上次逛街也是碰见一对帅哥是gay,真不懂,现在的帅哥为什么都喜欢搞基。”

  光谷新世界位于武汉光谷中心城区,周边配套完善,在光谷附近这一片小区中,居住堪称佼佼者。

  开盘初期时,光谷虽说发展的还不像现在这般繁华,但其地段极好,房价相对周边来说偏高,附近又有几大科技工业园,买这里的,大都属于高新一族,整体素质不错。

  她如今这般骄纵的性格,也是从小父母对她太.宠..溺所致,父母对她的好,她心里清楚的很。此番若不是为了男友,她也没想过会和父母关系到恶化如此地步。

  林娴眉心皱了起来,司辰手机很少关机,更别提还是在这个节骨眼,她回家东西时说好弄完后他会来接自己。

  “我刚才打司辰电话,他关机我找不到人,你帮我问问晓东他们,看知不知道司辰在哪。”

  很快,手机里再次传来许幽的声音,“我刚才问了,晓东说他也不知道。小娴,你和……司辰,不是说好明天早上走的吗?怎么忽然找不到人?”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中午吃完饭我回家东西时,我们俩都说的好好地,这才不过两个小时……幽幽,怎么办,他是不是不想跟我一起走了?”

  “司辰他……应该不是这种人,可能手机没电了也说不准,你先别急,要不,你去他家看看?”

  许幽神色复杂的看向坐在她对面的司辰,沉默片刻后,苦笑,“你真的放下了吗?”

  关于我们联系方式联系客服读者作者招纳贤才声明广告服务友情链接常见问题诊断工具

  本站全部作品(包括小说和书评)版权为原创作者所有 本网站仅为网友写作提供上传空间储存平台。本站所收录作品、互动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

  与本站立场无关。网站页面版权为晋江文学城所有,任何单位,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复制、分发,以及用作商业用途。

  重要声明: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严格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我们任何小说,一经发现,立即删除违规作品,严重者将同时封掉作者账号。